英国政府曾以各种附加条件为前提,承诺将以预付学费的方式向英国高校注资26亿英镑,但相比于190亿英镑的损失,这笔钱实在杯水车薪。

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,美国各州就不断削减高等教育资金,一些学校从那时起就已面临财务压力。

并且,美国《经济学人》杂志早前就曾提出,欧美高校濒临破产并不是一个“新问题”。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现不过是引发问题浮现的“导火索”。

在过去几十年的时间里,欧美高校的学费增长率远超通货膨胀,各高校本身也存在大量债务问题。这就使得高校陷入一种恶性循环之中。学校想要缓解财务困境就要保证生源,而招生想要提高学费最好的方法就是升级设备、建造新的教学楼,提供豪华的硬件设施 结果就是,学校的债务越重,对于学费的依赖越重。

大学关闭了校园,并将课堂搬到了网上;一些大学决定不再需要SAT或ACT等标准化考试进行入学考试;许多大学选择使用及格、不及格评分

也有媒体称,美国的大学生活可能永远不会和以前一样了,新冠肺炎疫情颠覆了美国公立和私立高等教育所依赖的模式。在各大学考虑是否将当面授课推迟到明年时,许多家长和学生可能在质疑传统高等教育的价值。

《自然》杂志报道指出,这场危机带来的影响似乎远比想象中更大,随之而来的是传统教育模式的新尝试,其中出现的某些转变或许将成为大学的特色,甚至是永久性转变。荷兰乌得勒支大学前校长伯特范德兹万认为:“这场流行病正以巨大的力量推动高等教育变革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